当前位置:主页 > H新生活 >从协同研发到赋能设计:智慧科技如何帮助长辈维持走出去的快乐? >

从协同研发到赋能设计:智慧科技如何帮助长辈维持走出去的快乐?

评论181条
壹、走出去的快乐与自由

台湾中高龄族群最希望未来有什幺科技协助他们生活呢?龙吟研论2014-2016连续三年的深度访谈,台湾40-65岁中高龄先驱消费者最期待的生活科技(如图1),前四大为厨房烹调协助、生理侦测设备、友善长者的移动工具及行走穿戴设备与辅具。其中,行动科技就佔两项,且远高于大陆先驱消费者的期待,强烈感受台湾长者对于行动自主的高度需求,不只要靠自己双脚走出去,更重视短程点到点移动的自由度。

从协同研发到赋能设计:智慧科技如何帮助长辈维持走出去的快乐?
图1. 两岸中高龄期待的未来生活科技|

「走出去」具备多重意义,代表拥有健康身体、独立自主、与社会接轨,更重要的是心理上也出走,「走不出去,就不快乐」是多数中高龄族群的隐忧。依据移动範围与路线主控程度,自己骑车开车的行动自由度最高,特别是从年轻就开始驾车的长辈们并不想放掉方向盘,随时想走就走,也继续掌握行动主导权。

高雄63岁黄先生说:「家庭日,车让老爹来开!我喜欢自主掌握,长辈的价值就是被需要。我现在勤练气功,不要让反应跟视力下降得太快,变成马路上的路队长。」桃园龙潭95岁爷爷很骄傲地说:「如果可以,当然还想要骑车,我骑到93岁才没有开,才换四轮(代步车)」。对许多长辈而言,自驾出门更代表着让子女放心的生活自理能力,毕竟特殊情况看病或意外可以请子女协助,但「日常外出」可不能总是叨扰子女随侍在侧,云林麦寮75岁王许阿嬷就感叹:「骑车要骑一辈子,骑到脚不行了再做打算。」

2017年智荣基金会龙吟研论进行「乐乐活大家讲—全台长者需求大调查」[1],分析68,315份有效问卷,其中50岁以上中高龄族群有32,051人(47%),每一位受访者从10个生活麻烦选项中,进行二阶段选择,利用比较删去法选出最为困扰自己的2项。依据全台各县市的性别与年龄进行事后分层加权值计算(如图2),自己打理生活(34.6%)、吃得健康(30.8%)、有效就医(27.8%)是困扰长者的前三大麻烦,第四大困扰是安全行走(20.7%)。若从年龄差异分析调查数据(如图3),行走环境不友善是全台长者的共同心声,年过75岁的老长辈迫切需要行走安全的用路环境;方便大众运输和安全骑车开车也都有相当比例的长辈重视。

从协同研发到赋能设计:智慧科技如何帮助长辈维持走出去的快乐?
图2. 十大长者生活困扰排序|
从协同研发到赋能设计:智慧科技如何帮助长辈维持走出去的快乐?
图3. 十大长者生活困扰分龄分析|

虽然安全骑车开车困扰的提及比例较行走与大众运输低,值得注意的是,65-74 岁与75岁以上老长辈个别都有8%选择此项为迫切需要解决的麻烦,再纳入第一阶填答有选到安全骑车开车困扰者,则有20.4%(如表1),据此,扣除65岁以上失能族群,换算下来,全台有超过50万名长者期待友善自主移动工具的优化与升级。这群长辈对活跃老化的实践有其特殊意涵,当基础生活需求无虞,高度需要维持移动自主生活型态的长者群,可视为活跃期移动工具研发的基础客群。

研究团队也于全台各县市累积举办40场团体访谈[2],与1,200位50岁到106岁社区据点长辈共谈麻烦与共创解方,出行困扰更是每场都被长辈提出来讨论,累积蒐集40个与行走辅具、大众运输与交通工具有关的解方中,社区长辈改良代步车、机车、汽车的见解就有15个。在在显示,双脚走不到且大众运输布点空缺的小区域移动工具,是让长辈持续活跃的「赋能出行」关键。

从协同研发到赋能设计:智慧科技如何帮助长辈维持走出去的快乐?
表1:65岁以上长者第一阶与第二阶需求填答结果分布。
贰、我不老残弱,别逼我用代步车

虽然现行政策上总建议高龄长辈应减少自驾、改搭大众运输工具,抑或是将交通工具转为四轮代步车,仍有诸多长辈冒险上路,主要原因之一是地方的交通配套措施未臻完善,无法提供自驾以外更满意的替代方案;二则是因为目前市面上适用于长者的交通工具仍相对稀少,产品选择少,不是汽机车、就是四轮代步车,难以满足不同生理衰弱阶段的长辈。对于生理状况还能够应付自驾的长辈来说,让他们放弃原本熟悉的交通工具,转换为功能降级且看似失能、老残的代步车是相当不容易的事情!

整合龙吟研论历年深度访谈与大型社区团体访谈资料,彙整出目前长辈对既有四轮代步车不买单的三大因素:

一、对老的心理抗拒:无论是因为高龄而需重新审验换发驾照、或是说服转换使用宜老代步工具,这些行为都是在强迫长辈正视自己老化的事实。新竹60岁的黄阿姨说:「代步车我都不喜欢,身体状况比较差一点才会坐到,我这一辈子应该都不要坐!我和小孩子说过,需要人家帮忙了,你们就不要带我出门。」国外研究也发现,没有通过换照检测的长辈,在失去自驾资格,而须仰赖他人后,正式步入老人行列,这个改变将对心理产生极大冲击(徐业良,2010)。

二、不想被标籤为老、残、弱:代步工具的造型设计对于长辈的使用意愿有极大影响。专属于长者的代步工具虽较一般汽机车来得安全许多,然而一坐上去,似乎立即将「老、残、弱」的标籤贴上身,即便座椅设计得不像轮椅,或是将外观设计得较像机车,都无法让长辈欣然买单,他们真正需要的并不是专为老而生的代步工具,且拒绝使用任何会让自己看起来像残疾、失能人士、或传达出「老味」的工具。

三、无法适应代步车跟汽机车的功能落差:对于早已习惯自驾便利性的长辈而言,转换成相对安全、但行驶速度缓慢的四轮代步车并没有足够诱因。他们对于电动车有诸多抱怨,比如桃园龙潭的长辈们便说:「电动车应该要是全方位的,有后照镜可以发现后面有车来了,可以变速、爬坡,电池可以撑久一点,不要开一段就要充电。」对于目前生理状况还可应付日常短程自驾的长辈来说,调整习惯、换乘较轻的车型,或是自己小心就好,都胜于四轮代步车。

其实,高龄长辈要靠自己的力量出趟门得克服重重阻力,除对自己衰弱的生理状况没有把握,更多来自外界普遍对「老」上路的疑虑,包括来自子女的担忧与限制、害怕造成共同用路人的困扰跟压力,乃至不断颁布的长者驾驶规範,都让长辈增加许多自驾出行的心理压力(如图4)。但是,靠自己出门的动机之强,仍让许多过去习于自驾出行的长辈不愿放弃原有交通工具,电动代步车成为避之唯恐不及的「最不得不」选项。当生理老化速度趋缓,长者的活跃期渐长,老化至失能阶段的分界越来越模糊[3],这种缓速衰弱的生理状态,凸显出在一般汽机车和辅助性代步车之间,还有一个庞大的「转换期需求」尚未被照顾到。举例来说,小孩从刚会走路到能顺畅骑车之间,「滑步车」就衔接了两者,既顾到需求,又创造新市场。

从协同研发到赋能设计:智慧科技如何帮助长辈维持走出去的快乐?
图4. 台湾长者自驾出行的心理意义、阻力与助力|Photo Credit: 智荣基金会龙吟研论
参、心声:可以成为对安全负责的用路人,谁想当三宝

疾病突发状况、肌力骨骼弱化、以及反应力变慢……等都是长辈们在自驾时的担忧(如图5),也提高了提高骑乘交通工具的意外风险。彰化81岁的公道伯便说:「现在老了骑铁马最怕头会晕啊,而且椅垫调太低,脚骨蹬不直会痠,椅垫调太高,要下地时又踩不到地,一下就整个人扑倒在地,上次就这样脱了一大层皮!」而屏东九如的阿嬷十分烦恼白内障开刀后,视力减弱影响骑车的视线。当反应力不如前,骑行于如虎口的马路上需时时警觉。桃园龙潭的长辈们提到急速行驶的机车都频摇头:「现在骑车忽然出状况的时候,反应变得比较慢。老人家骑车开车就慢一点,但是后面的车子,叭叭叭,一下就从你旁边冲过去,会吓到。」各式生理自然弱化,带来高龄驾驶人的心理压力,不愿意成为马路三宝的挫折感油然而生。

从协同研发到赋能设计:智慧科技如何帮助长辈维持走出去的快乐?
图5. 长辈对安全骑车开车的担忧资料来源|智荣基金会2017全台长者需求大调查

换个角度,转换期的交通工具假设不是「以辅助行动为中心」,而定位成「阶段性短程代步工具」,并以「持续活跃出行」为目的来设计,会是如何呢?屏东雾台的原住民长辈,因记忆力衰退、而无法清楚辨认複杂山路,他们绘出设置导航系统的机车,声控就能获得路线指示,协助他们安全出门、平安回家。桃园龙潭长辈则期待电动车能像汽车能有换档变速功能,具备充足的马力可以爬坡,也可轻鬆应对崎岖路面,不会因为不稳而翻车。

从协同研发到赋能设计:智慧科技如何帮助长辈维持走出去的快乐?
图6. 长辈对代步工具设计优化的概念发想|

长辈心中最理想的代步工具,往往建构在改良既有交通工具上,协助降低因生理弱化所产生的驾驶、骑乘困扰和危险(如图6),例如:在现有交通工具中加上缓步起步机制、低底盘、载物协助、照明协助、防撞预警、图示和字体大而清楚的介面、以及简化而直观的操作方式……等。新竹60岁的林阿嬷并不想被剥夺驾车的权利,希望透过不同的驾车系统设计,让她克服老化生理限制,如同年轻时开车一般自在,「我可以跟阿孙说,你看阿嬷75岁还可以开车,只要简单的按钮,就可以控制速度。」

虽然高龄驾驶的危险性已有许多数据佐证,要让长辈「无痛转换」出行工具或可有更温和的做法。长者期待「友善的阶段性短程代步工具」是以既有交通工具为原型,一方面配合长久以来早已定型的驾驶或骑乘习惯,另一方面可适用于一般交通法规,照样上路无阻,亦可避免长者被贴标籤的尴尬情境。兼顾尊严与自主出行的阶段性代步工具创新设计,智慧科技除须突破驾驶者生理状态监测的正确性与外部环境动态的提前预警之外(如图7),可多加善用语音辅助驾驶的应用,不过,最基本的还是道路标示改善,只要让长者看清路标就有很大帮助。

从协同研发到赋能设计:智慧科技如何帮助长辈维持走出去的快乐?
图7. 各年龄层对智慧自驾解方的喜好度评分|
肆、结语

「老」是无可避免的生理变化,如何能够自在赢老、欣然服老,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台湾中高龄族群已经更有意识地寻求独立自主,过上积极缓老的生活模式,让年龄与生活限制脱钩,演绎活跃到老的无龄生活型态。台湾长辈对于自在出行的渴求特别强烈,需要的不是完全以行动不便和衰弱失能为使用者需求所设计的代步车,而是能弥补现有交通工具和电动代步车功能落差的转换期交通工具,新的强烈需求再加上台湾研发辅具的能耐,正是催生服务全世界高龄族群的创新移动产品与服务模式的关键养分。

智慧科技对于高龄社会的可能想像,已经从辅助照护者的「协同研发」,到直接对应中高龄长辈实践自主生活的需求,展开各式「赋能设计」,老化衰弱期的自在骑行交通工具研发,可以是台湾产业创新的新命题。高龄是社会问题,也可以是产业转机,更是台湾研发能力对全球高龄趋势提出解方的契机。

参考资料:徐业良(2010)。〈高龄者的交通问题〉。浏览日期:。

注释

[1] 「乐乐活大家讲全台长者生活需求调查」调查期间自至止。其中,量化资料经剔除填答总秒数60秒以下与7,200秒以上之后,50岁以上之有效样本数共计32,051笔,为反应全台母体的人口结构,本研究分析依据主计处2017年9月发布人口统计资料,以各县市区域的性别与年龄进行事后分层加权值计算。

[2] 智慧城市我来讲于2016年10月至11月,于六个县市共举办10场长辈团体访谈,每场次15-30人,共触及176位长辈;乐乐活大家讲于2017年8月至10月,于19个县市共举办30场长辈团体访谈,每场次20-40人,共触及1024位长辈。

[3] 日本国立长寿医疗研究中心副院长荒井秀典在2018年龙吟无龄趋势论坛的演讲中提及,日本老龄人口的生理状态正在年轻化当中。其研究比较2000年跟2010年同一年龄层老人的行走速度,发现长者的行走速度变快了;由于行走速度可以预测死亡年龄,可推论日本的老人生理上有年轻化的趋势。

  • 相关推荐:
  • 您可能喜欢得内容:
  1. 众美云集消暑摄影团:

    不要以为周秀娜升呢成为影视红人之后,就只可等到出 Show 才能为她拍照,其实现在有一个千载难逢的机